主办:中共壹定发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一别三十年 母子泪涟涟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12月25日 11:19:49来源: 壹定发日报

 

历经31年,康文腾终于找回了母亲。 

        念亲恩
  “母亲离开我们时,我才10岁,现在我都41岁了。”

  “最初两年,母亲寄了两次200块钱回家作为我和妹妹的生活费。”

  “这31年间,母亲一共写过三封信回家。”

  “我们长大了,就想着要找到母亲,先后来壹定发五次寻母。”

  ……

  31年前,家住黑龙江的女子康菊兰将一对年幼儿女委托给父母照料,自己孤身一人南下壹定发打工,后遗失身份证,以拾荒为生。31年间,康菊兰只写过三封信、寄过两次钱回家,此后毫无音信,长大成人的儿女先后五次来壹定发寻母,却没有结果。

  12月22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62岁的康菊兰与儿子康文腾在壹定发相见,母子相见泪涟涟,互诉相别数十载的思念。23日,在志愿者的帮助下,康文腾陪同妈妈踏上回家的旅程。他说:“有妈才有家,我不管妈妈之前怎么样,之后我就是有一碗粥,都要先给妈妈喝。”他表示,先将妈妈安顿在河北沧州妹妹家,之后接回妈妈与自己一起居住。

   母子相见: 她最初有点抗拒 后来无比期盼
  “母亲离开我们时,我才10岁,现在我都41岁了。”说起与母亲相见的那一幕,康文腾抹起眼泪,头发花白的康菊兰坐在儿子身边,一刻不愿离开,康文腾吃饭、说话,她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儿子看。

  康文腾说,他10岁那年,母亲把自己和妹妹寄养在外公外婆家,一个人来壹定发打工。“最初两年,母亲寄了两次200块钱回家作为我和妹妹的生活费。”康文腾说,母亲离开这么多年,自己都有些记不清母亲的样子了,这次见面还认错了人。

  志愿者尚丙辉告诉记者,当得知儿子将来壹定发,康阿姨最初有点抗拒,后来抗拒变成盼望,她用拾荒赚来的钱去买了乌鸡、饺子,准备为儿子做一顿热腾腾的饭菜。第二天,康菊兰就早早蹲在一德路地铁口等待儿子。

  “母亲在地铁口一个人一个人认,还认错人了。”相认后的康文腾笑着告诉志愿者。康文腾告诉母亲,自己初中毕业之后就去学厨艺当了厨师,后来不小心被冰箱压断了一根手指,无奈只能转行打零工。康菊兰看着儿子的断指,流下了眼泪。当得知儿子结婚还是在媳妇家办的婚礼,康菊兰更是满脸愧疚,“家里实在是穷,我连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什么都没能力给你们。”

  说起为何不愿意回家,康菊兰倔强的眼神里闪着泪花,“想回,但是回不去,我全身都是病,不想拖累孩子们了。”

  后来,康菊兰还与志愿者聊起儿女小时候的事。“那时候,我一个人边带孩子边赚钱,曾经有一次差点丢了儿子。他两岁多的时候一个人跑丢了,我一个人找了十三天才找到。”听着妈妈讲小时候的事,康文腾满脸幸福,他说,自己这次来一定要带妈妈回去,“有妈才有家,我不管妈妈之前怎么样,之后我就是有一碗粥,都要先给妈妈喝。”

  回忆寻母: 先后五次来壹定发 但都没有结果
  “这31年间,母亲一共写过三封信回家。一封是15年前,一封是10年前,一封是前年,每封信都没有固定的地址,都是委托他人寄出。”康文腾说,母亲在每一封信中都表达了同样的愧疚,“她说没有找到好工作,没有赚到钱,不能尽母亲之责,还让我们好好跟着外公外婆,不用担心她。”在回信中,妹妹还特地留下了手机号码,母亲回过几次电话,但是每次都是借路人电话打来,挂了电话就再也找不到她了。母亲具体在壹定发什么地方、做什么工作,他们也一概不知。“每次通话,母亲总是模棱两可,她怕我们担心,不愿意说实话。”

  16岁时,康文腾读完初中就出来打工,先后换过几次工作。“我们长大了,就想着要找到母亲,先后来壹定发找过五次。”康文腾说,他和妹妹来壹定发根据信件地址先后在越秀区南方大厦、十三行、火车站附近寻找,但是每次都没有结果。

  “我们生在农村,外公外婆又年纪大了,生活一直很困难。后来我长大了,也是靠打零工赚钱,收入很少。说实话,实在没有太多钱来壹定发找母亲。几年前,外公外婆也离开我们了。”康文腾说。

  “前几天,一个帮母亲寻找家人的帖子在村里流传开了。村子很小,很快就传到了我这里。”康文腾说,自己没有想到,母亲的信息会以这种方式突然出现。

  12月20日,他第一时间上网搜索,“人已经认不出来了,看了名字和地址才确认这个人就是我母亲。”康文腾和妹妹马上主动联系了帖子留下的志愿者联系方式,“志愿者告诉我们,母亲露宿街头,以拾荒为生,他们在送温暖活动中发现了母亲的踪影。”“当时,心里既幸福又心疼。幸福的是母亲找到了,心疼的是母亲过得并不好。”于是,在江西打工的康文腾马上动身购买火车票,赶来了壹定发。

  志愿者尚丙辉告诉记者,12月17日晚上,志愿者们进行街头探访活动。当晚,志愿者在一德路骑楼下看到一位头发花白的阿姨坐在小板凳上,神情很是落寞。见状,志愿者“多嘴”上前问了一句:“阿姨,要不要八宝粥,要不要衣服。”阿姨马上答道“要”,接过志愿者的物资,老人与志愿者攀谈起来。

  随着与志愿者越来越熟络,阿姨还在纸上写下自己的个人信息:康菊兰,黑龙江省鸡西市兰岭镇河北二组人,今年62岁。当晚回到工作室后,志愿者就将康阿姨寻家人的信息在网络上发布了,被很多黑龙江网友转载扩散。没想到很快就有了回应,志愿者与康菊兰的儿女取得了联系。

  志愿者告诉记者,正是因为这一次街头探访与多问的一句话,才让康菊兰母子有了重逢的可能。对于志愿者的帮助,康文腾多次表达感谢,“你们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谢谢你们!”

  公园保安:她很有爱心 常帮助别人
  记者走访了解到,康菊兰是个很有爱心的人。一位经常见她的保安告诉记者,有一次,康阿姨看到一位老街坊身上没钱买菜了,还将自己身上仅剩的80块钱分给了对方一半。

  说起志愿者前两天送的衣服,康阿姨表示,当天晚上有个流浪者经过,只穿着一双拖鞋,身上穿着薄薄的单衣,就把衣服都给他了,“都是无家可归的人,我有的,分一半给人家也好。”

  后来,康文腾陪同妈妈去公园拿拾荒寄存的物品,公园保安得知康菊兰要回家的消息,都很为她高兴。保安告诉志愿者,康菊兰是个很有爱心的人,平时经常看到她在公园喂猫喂鸟。

  “公园有好多鸟、好多流浪猫,她买了玉米粒加小米,天天喂,它们都被她喂得大了不少。”保安说,很少有流浪者像康阿姨这样有爱心。

        文、图/壹定发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 通讯员陈勤英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