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中共壹定发市委宣传部

新闻动态图片新闻

一个人的法援中心

www.guangzhou.gov.cn2017年12月28日 15:27:08来源: 壹定发日报

  2010年10月,广东省首家驻庭法律援助服务中心——白云区司法局驻白云区人民法院蚌湖法庭法律援助服务中心成立,因这里离市中心比较远,安排律师每天值班比较困难,当时在人和法律服务所工作的沈秀兰被白云区司法局安排到这里上班,成为蚌湖法援中心唯一的一名员工。

  2015年,40岁的沈秀兰通过了司考、拿到了律师牌,但她仍没有离开这里,她说,“壹定发的律师有上万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可是在蚌湖这样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区,律师比较少,法援律师就更少了。”“如果遇到生病或有事请假,我就会在门口贴个手机号码,群众就会打电话咨询。”沈秀兰说。

  文/壹定发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 通讯员云宣、许素华、邱欢颖 图/壹定发日报全媒体记者廖雪明

  坐月子时就把电话号码贴门外

蚌湖法援中心的大小事务都是沈秀兰一手包办。

        蚌湖法援中心从2010年10月成立至今,很长时间就只有沈秀兰一个工作人员。除了每天接受咨询、整理档案外,沈秀兰还代理法援案件,她也是白云区唯一一个专职的法援律师。

  如今,不少来白云区人民法院蚌湖法庭的人都会拿着材料来旁边的驻法庭法律援助服务中心咨询,沈秀兰律师在当地群众中颇有名气。

  记者现场看到,蚌湖法援中心大约七八十平方米,一进门就能看到“法律援助”“为人民服务”的字样,旁边墙上挂着沈秀兰的照片、姓名、联系方式等。沈秀兰正在向前来咨询的群众解答疑问,看到记者到来打招呼示意记者先坐一下。

  过了十几分钟后送走群众,沈秀兰才开始接受采访。跟平常看到西装革履的律师不同,沈秀兰穿着牛仔裤、运动服,扎着马尾辫,打扮随和。喝了一口水后,她不好意思地跟记者说:“一个早上就有七八位群众过来咨询,水都没来得及喝,太渴了,不好意思。”

  “这里就您一个人?”“是啊,我2011年过来到现在,都只有我一个工作人员。”沈秀兰说道,如果遇到不舒服或者家里有事请假了,她就会在门口贴个告示,留下手机号码,群众看到中心关门就会打电话咨询。“像之前我坐月子的时候,还经常接到群众的电话咨询。”沈秀兰笑着说。

  早上五时多,沈秀兰便忙活起来,做早餐、叫醒小孩子,忙前忙后;不到八时,沈秀兰便骑着电动摩托车出门,十分钟左右到达蚌湖法援中心;开门,擦桌子、扫地、整理资料……八时半,蚌湖法援中心就已经开门了。

  刚开门,沈秀兰就接待了前来咨询劳动纠纷的群众吴先生。“公司倒是跟我签过一份合同,但是合同上公司既没有盖章,也没有返还一份给我存档,最近公司说要大裁员,叫我自动离职,我不签字就不给我补偿,我该怎么办?”

  沈秀兰在了解了吴先生的情况后,一边安抚他的情绪,一边告诉他可带着资料去申请劳动仲裁,双方要是不服仲裁结果再去法院诉讼。“谢谢沈律师,今天不仅给我指明了方向,也给我上了一堂普法课。”吴先生说。

  40岁通过司考 一直扎根基层

        原来,之前沈秀兰只是一名没有律师执照的基层法律服务人员,日常工作主要是为前来咨询的群众答疑解惑,参与一些矛盾纠纷的调解,不能够代理法援案件。前几年,不少群众到蚌湖法援中心咨询,需要法援律师代理诉讼,希望沈秀兰帮忙的时候,沈秀兰确实是“爱莫能助”。

  “以前在人和法律服务所的时候遇到不懂的可以当场问问同事,但是这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不懂就没办法给群众一个真正的答复。”沈秀兰说,到蚌湖法援中心之后自己就意识到专业上的不足,进而在工作空闲之余大量看书。经过努力,沈秀兰前两年通过司法考试,顺利拿到律师牌,在40岁的时候成为了一名专业律师,目前也是白云区唯一一名专职的法援律师。

  这些年,沈秀兰对自己的要求更加严格,除了在法律服务专业上的技能提升外,她还要求自己在心理辅导方面多多学习,“因为我经常面对的都是困难群众,比如一个工伤致残的小伙子拿不到赔偿款,都想到了自杀,我能做的除了法律援助外,edf壹定发登录的是一种心理上的疏导。”

  一直扎根基层的沈秀兰,很懂得如何跟群众打交道,特别是去到村里,不少村民都会围上来跟她打招呼、聊天。有人问她:“你为什么在这里做律师,去市区能赚到edf壹定发登录的钱。”沈秀兰总会笑着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停顿一下,她继续解释说: “壹定发的律师有上万人,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可是在离市中心比较远的地区,律师比较少,法援律师就更少了。”

  沈秀兰说她就是人和镇本地人,毕业到现在都在人和镇工作,用法律知识帮助父老乡亲解决问题,她感到很高兴,“我就是想做一名人民律师”。沈秀兰说,一个人因为专业技能和竭诚服务而被需要、被认同、被感激,是自我价值实现的一种方式,这不是金钱能衡量的。

  自嘲是“万金油”
  蚌湖法援中心见证了沈秀兰这6年多的岁月。地方不大,但是一个人就显得冷清,“有时候空闲下来想找个人聊两句都没有,遇到问题也没人可以请教商量。”沈秀兰笑称自己就是个“万金油”,中心所有大小事务都是她一个人包办,打扫卫生、撰写材料、接待群众、整理档案等。

  “这里的群众需要律师、需要法律援助,我会一直在这里。”提及未来的打算,沈秀兰说她没想这么多,如今的状态在她看来就是好的,她就想一直奔走在法律援助最前线,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编辑: 凯伦 )

返回首页